您的位置  首页 >> 学生工作 >> 最美外语人 >> 正文
文章标题:最美外语人【2017】第2期(总第7期):附小二外教学团队
[来源:本站 | 作者:原创 | 日期:2017年6月29日 | 浏览1940 次] 字体:[ ]

最美外语人【2017】第2期(总第7期):附小二外教学团队

真正的激情,遭遇现实方可尽情挥洒

---当“二外”走入“第二课堂”,看地大外语人的坚守与传承

吴斯旻

 

“没想这么多,从最初一时兴起的承诺到如今的坚守,不知不觉,竟然走了这么远。”在回忆这段为期两年的教学时光时,刘瑞婷似乎仍有一种不真切的感觉。

此时此刻,刘瑞婷即将毕业,与此同时,她也要和这陪伴她两年的“教师”生涯说声再见了。从两年前那个青涩、刚刚接触西班牙语、怀揣忐忑和憧憬走向讲台的小女生,成长为可以独当一面的西班牙语老师和资深学姐,这两年的教学经历与她在南望山的求学感悟环环相扣。

 


刘瑞婷在毕业典礼

 

即便是如今“曲终人散”时,她也仍有一种“余音绕梁”之感。她深知,这种公益活动奏响的和谐旋律并不会因为她们的离开而戛然而止,相反,会因为不断有新人的加入而持续被演绎,在演绎中融入变奏,在变奏中等待回旋,既而将地大外语人的这份坚守与公益心代代传承、愈久弥新。

多方参与,互利共赢

2017525日,当刘瑞婷再次步入中国地质大学(武汉)附属小学(下列简称“地大附小”)304教室时,她意识到:这是她向小学生们教授西班牙语的倒数第二节课了。2015年直至今日,作为地大外院的一名普通学生,刘瑞婷还有另一个身份:“地大附小二外教学”团队负责人。这样的身份和经历,使她看起来比同龄人平添了几分沉稳和担当。“在我大二那年,听学院蒋老师提起地大附小的‘第二课堂’教学活动,她希望在我们学院招募一些对第二外语学有余力的同学担任小学部的兼职老师,利用周四下午的时间向地大附小的孩子们教授不同语种,丰富他们的课余生活、拓展视野。我听了之后很感兴趣,就毛遂自荐成为了团队的负责人。”


刘瑞婷与小学生们

 

据外国语学院辅导员宁蒙老师介绍,最早到附小“第二课堂”中开展教学活动的多是艺术与传媒学院的学生,教授的内容包括声乐、绘画等领域。附小分管教学工作的教务主任魏老师告诉记者:“之前我们的‘第二课堂’都是在外面聘请专业老师进行教学,与艺媒学院的合作‘试水’,让我们看到了让地大学生担任兼职老师的可行性,我们相信地大的学生在专业上是优秀的,他们完全有能力承担起‘第二课堂’的教学任务。


第二课堂中小学生们在认真学习

 

20153月,在地大附小向外国语学院提出合作意愿之后,以2013级学生刘瑞婷为代表的八位学生迅速组队,成立了第一期二外教学团队。在2016年,已经完成一年教学任务的刘瑞婷、曹雪萌、魏琪等人,凭借二外教学活动的顺利开展,参加宋庆龄基金会举办的公益活动评选并获得全国三等奖,这项由外国语学院学生开展的公益活动也为越来越多人所知。对此,从大三开始参与到法语教学中的魏琪表示:“这项活动算得上是外国语学院的一个品牌活动,就我自身而言,也是再次夯实巩固法语基础的过程,对于当时正处于法语学习低迷期的我而言,或许算是一种自我督促机制吧。”


(左起)宋丽君、曹雪萌、刘瑞婷、陈佳琪、魏琪参加宋庆龄基金会举办的公益践行活动评选

 

自“二外”走入“第二课堂”以来,共开设法语、西班牙语、日语和韩语四门课程,一门语言开设一个班级,每个班级的人数在20人左右,参加对象从最初的三年级到六年级的学生,调整为从一年级到六年级的全体小学生们。对此,附小教务主任魏老师表示了:“我们不是没有缘由的随意开展这四门语言,在开课之前,我们以抽样调查的形式了解了学生的意愿,并结合实用程度确定了这四门语言。在调查阶段,很多学生和家长觉得法国是浪漫之都,对法国的语言文化很感兴趣,而日语、韩语在实际生活中运用广泛,西班牙的民族风情也有其独到之处。”


认真听课的小学生

 

在总结这项公益活动时,宁蒙老师认为其意义重大:“这项活动不仅是一种社会实践,可以提供给学生融入社会的机会,也可以为以后想做老师的学生提供体验的平台。”


曹雪萌在上法语课

 

“总有热情殆尽时,我们所需的更多是责任与反思。”

在回忆最初那个意气昂扬、初生牛犊的阶段,魏琪不无感喟地说:“在开始正是热情澎湃的时候。上第一节课之前,我就将这一个学期的教学计划想好了,就连备课也是背了全年的课,生怕有什么疏忽之处。我在大二的时候,其实是不习惯用外语进行presentation,英语尚且如此,况乎法语?但那时的我已经大三了,已然明白外语学习不单单需要input,也要更多的output,所以也就硬着头皮上了,其实内心既兴奋又忐忑的。”


魏琪参加2017届毕业生学位授予仪式

 

2016年下半学期,091152班张星宇也走进了第二课堂的教室,初次担任老师的她回忆起站上讲台的情景,仍然觉得很紧张:“去上课前不仅要向前辈学姐们学习教学方法,还要花很精力在ppt的制作和备课环节上,有时在临上课的时候还在犹豫,如果学生问了自己也不会的问题该如何应对。” 


法语老师张星宇

 

然而,真正的教学计划比她们想象中难以推进,小学生的领悟力和耐心不像她们预期的那般,她们还得兼任临时“保姆”:考察学生的出勤率、保证课堂的安全,有时还会遇到对她们教学水平持怀疑态度的家长和刁钻捣乱的顽皮学生。


日语老师饶思华

 

“只有当你真正走进课堂,你才会真正体谅老师的难处,明白为什么老师都喜欢听话的好学生。在你的学生不把你的教学安排当回事、在课堂上写其他作业甚至打架的时侯,在你刚刚教授他们一个字母发音再提问却无人应答时,都会让你产生深深地挫败感。没办法,那个年纪的孩子是不听道理的,即使你尽可能通俗,依旧会绝望的发现,没有人理解。更令人无奈的是,有些孩子将天真当作挡箭牌、将反驳当作乐趣,最初的passions都慢慢消失殆尽了。”


法语老师董一雯

 

“的确,担任小学老师首要的是有耐心、有爱心,其次才是你的专业知识。一方面,你要有耐心去一而再、再而三的重复,同时还要有爱心,真正关心、并体谅孩子们的天真,原谅他们的顽皮和不配合。”


西班牙语老师宋嘉惠

 

想象与现实的落差感,杂糅着心力交瘁和焦虑感的经历,消磨着这群初尝传道授业之艰的青年人最初的热情。马尔克斯说:“激情只有遭遇现实才能尽情挥洒。”当理想历尽铅华,热情为冷水所熄,支撑着她们的是责任、是担当,是走上讲台那一刻的郑重和仪式感,而这种仪式感,足以使她们整理行装,带着现实磨砺了的、更加坚挺的内心再度起航。

“做一件事情就应当有始有终。既然选择了来到地大附小教授小学生们,就应当竭尽全力做到最好,而不是将这样的过程看作是课余时间的一种调剂品。”说到这儿,刘瑞婷神色郑重,而她那坚定目光的背后,最初勇敢和热忱依旧在心底潮湿涌动。


课下一瞥

 

同为大四毕业生的魏琪在回忆这段教学经历的时候,更多的是对小学教学的反思。“教育小朋友实实在在是一门艺术。小学教学需要更多专业的、懂得教育心理学的老师。诚然,孩子们尚且年幼,你可以说他们无知,还没有学会尊重他人,但是作为老师我们应该对这些孩子们传输互相尊重的观念,而非毫无节制的宽容和忍让。为了达到教学的目的,适当唱黑脸,树立威信是必要的。”


魏琪在上法语课

 

不同的老师的授课风格也不尽相同,来自公共管理学院大四学生杨子(化名)在地大附小教授韩语也有两年了,她更倾向于自在、随心所欲的教学模式。她说,“和另一个教韩语课的老师相比,我上课时纪律确实不是很好,但我仍然坚持孩子们开心是最重要的。”她也表示在教学过程中,不全是挫折和阴霾,也偶有惊喜点缀,“大三下学期的一次韩语课上,我花了一节课的时间教授小朋友们韩语歌曲‘三只小熊’。当课程结束的时候,看到这一群天真烂漫的孩子们边唱边跳,顿时感到很欣慰,觉得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陈佳琪在韩语课堂

 

魏琪也有相似的体验,“我们教授不同二外的同学之间也会互相分享心得体会。曾经就有一个教授日语的朋友兴高采烈地告诉我,她们班有一个女生,在学完一个学期的日语课程之后,竟然可以完完整整的默写出五十音图。就我自身而言,这些孩子们的任何进步都将是鼓励我教学的动力。”


西班牙语课上的听写

 

教学的智慧,在于因人治之

“其实,来参加二外‘第二课堂’的小朋友们对这门语言都是有兴趣的,只是语言习得本身就是一个枯燥而漫长的过程,孩子们又天性爱动,所以课堂上表现出的一些躁动也是情理之中的。关键在于我们如何加以引导。”


西班牙语老师李琪

 

对此,张星宇和方晨欣所教授的法语课,采取了选定班长和实施“一个人一个座位”的方法。张星宇说,“选择一个听话懂事的小朋友作为班长,往往可以在班上纪律欠佳时,帮助我们使课堂重新安静下来。我们班上有一个名叫马圣炎的男生,经常吵闹不听课时。每到这个时候,我们选出的班长就会一本正经的规劝他,继而使课堂重新安静下来,这时候就会觉得孩子们还是很可爱的。”


方晨欣在讲解法语字母

 

当然,同伴之间,除了互相督促、彼此鼓励,相互取经也是推动二外课堂教学的一个重要方面。在记者走访西语课堂的时候,老师何福麟要求孩子们以接龙的方式朗读西班牙字母。轮到二年级的陈昭懿时,这位瘦弱的小女生迟疑地站起身来,面露难色,迟迟不敢言语。而就在此时,她身后坐着的同年级的陈思宇自告奋勇地站了起来,要与陈昭懿同学一起朗读。在争得老师同意后,又悄声鼓励她的好朋友,让她不要害怕,在这样的同伴互助之下,两人顺利完成了课堂的朗读任务。


何福麟在上西班牙语课

 

由于教学条件的限制,不同年级的小学生在同一个课堂学习,他们性格千差万别,学习初衷、学习态度和学习能力也不同,这给教授二外的小老师们造成了不小的压力。他们之中,有的已经有一个甚至两个学期的二外学习经验,有的则是初来驾到;有的是因为“被妈妈逼着来学的”,有着则是觉得“学习语言是一件很酷的事。”“学好了,回家可以教爸爸妈妈,那是一件多有成就感的事呀。”法语班的二年级的熊思锦是这样告诉记者的。


法语老师武曼婷

 

针对不同年龄段孩子接受知识的能力不同和接触第二外语时间不同,方晨欣是这样调剂的:“我们会让有二外基础的孩子帮带那些低年级,或基础较弱的小朋友,一同学习。当然,也不排除有刚接触二外,却非常热情的小朋友。”方晨欣拿出法语班的花名册,指着一个法文名叫Melissa的名字说,“我们班的这个女生,中文名叫熊雅宣,才二年级。看到我们手里的那本大学法语课本,就悄悄的让她母亲也帮她买一本。这本书新华书店没有卖的,最后她的母亲在淘宝店上买了一本。小朋友们往往是极为要强的、自尊的,对于班里涌现出像这样的上进同学,无疑也是对其他同学的一种鼓励。”


方晨欣与小学生们

 

当老师的最大成就,就是帮助学生们向好的方向改变。在回忆这两年的附小教书经历时,魏琪对学生之间由于性格差异导致的课堂表现的差异做出了深层的分析:“附小学生家庭情况差异很大,有的家长是地大的教授,这一类孩子往往之前就去过其他的国家旅游,接触所学二外的文化背景,有一定的语言学习优越感,而这种优越感,又时常演变成‘over-confidence’;相反,有些孩子,年龄和知识构架上处于弱势地位,又常常内心纤细而敏感,她们或许太在意别人的眼光,以至于课堂中唯唯诺诺,即便有不懂的地方也不敢提问,有时我们纠正他们的一次小错误,在这些孩子眼中会放大成批评和责备,泪眼连连。”


学生在回答问题

 

两年的教学经验,显然已经使身为“资深”老师的魏琪总结出来自己的一套应对方法,“因性格差异而分而治之,对于教学而言至关重要。对于过于自信以致失去语言学习的耐心与定力的学生我们应给予其适当的‘挫折教育’,不要吝啬自己的知识,要让他们认识到语言学习尚有很长的路要走。而这对后者,我会利用课余的时间,私下询问他们学习、掌握的情况。性格的养成不是一日而就的,也难以仅利用每周一个半小时就全然改变。但至少我可以用这样的方式,减少她们学习上的疑点,也可以借此机会,用实际行动证明:老师是不会看轻任何一个学生的。”


活泼的学生们

 

任重而道远,更需戮力同心

6月悄然而至,又是一个毕业季。当初,开启地大附小二外教学任务的“元勋们”即将离开校园,满载金灿灿的回忆,奔赴更为广阔的人生旅程。与此同时,地大附小的公益教学活动也面临新一轮的人员流动。如何在这个新旧交替的紧要关头,保证教学质量,避免陷入青黄不接的窘境,让更多的外语人参与到这项活动中来,俨然成为毕业生们的隐虑。

“我们希望在最后这段留校期间,把我们掌握的一些教学技巧,心得尽可能多的传授给下一批参与附小教学的学弟学妹们。”为了让新一批担任附小兼职老师的同学有更长时间的适应期,魏琪先后于大三下学期,大四上学期,在外国语学院2015级,2016级学生QQ交流群中,咨询过有相关意愿的同学,以便早做准备。

作为最初的领头人,刘瑞婷对于下一批“教师”很自信:“其实,已经有很多低年级的同学加入到我们这个团队中,像教授日语的孙媛媛,教授法语的方晨欣和张星宇,她们的教学既继承了我们老一届的经验,又有过硬的专业知识支撑,所有我们对于她们还是抱有相当大的期望的。”

地大附小的二外“第二课堂”活动,始于刘瑞婷等人的勇气与担当,发展于方晨欣等后继者的热情与坚守,也将由更多的外语人参与和创新。向未来更远处追逐——地大外语人热血犹沸;望前方且艰且阻——更需砥砺前行。


责任编辑:jhl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专题

  • ·专题1信息无
  • ·专题2信息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