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我在美国“抗疫”的四个月

作者:董丹霖时间:2020-04-11点击数:


—身在美国,心系地大

(通讯员 董丹霖)2020年是不平凡的一年。一月初,国内疫情绵延,武汉也因疫情封城。每天看到新闻推送疫情发展的消息,看到逐渐增加的数字,我非常牵挂武汉的师长和朋友们,每天在微信上问候情况。一月底时,在朋友圈看到有老师转发地大校医院的消息,得知学校的校医院一直在为学校和社区的人们服务,并且急缺医疗物资,我便向孔院院长与老师们报告了这一情况。孔院的两位院长也密切关注武汉和地大的情况,并与我们开会讨论如何帮助武汉和地大抗击疫情。

在会议讨论后,孔院两位院长首先在孔院内部发出为地大(武汉)捐款购物的倡议,大家纷纷响应,我也尽自己所能进行了捐款。在网购无果的情况下,我和其他两位同学在院长们的带领下,每天开车到附近的药店购买口罩、防护服、手套等物资。在1月27日至30日4天,我们行程千余公里,搜寻15家药店,购得医用外科手套共计2620双,医用外科口罩370只!1月31日上午,我们将这第一批物资通过UPS快递发往地大校医院。

 

(图一 1月底的一周,我们每天开车前往周边地区的药店购买口罩等医用物资,由于附近药店物资较少,我们最远从居住的纽约上州开到了宾夕法尼亚州。)

为了能够购买更多的医用物资,我们商量后决定再向阿尔弗莱德大学以及周边社区发起捐款的活动。于是我开始搜集各种资料,制作了一个“武汉加油”的视频以及一张签名海报,在一个晚会活动上,我们给来参加活动的教职工、学生和社区居民播放了视频,并向观众们介绍了武汉人们众志成城、抗击疫情的情况,讲述了地大(武汉)教职工积极努力,支持帮助近500名国际学生的生动事迹。

 

(图二 制作“武汉加油”海报)

这次倡议得到了大家的积极响应,晚会结束后,观众纷纷上台捐款,并在签名海报上签名,表达对武汉人民的关切和支持。我们用此次募捐所得的善款继续购买物资,陆陆续续向武汉和地大寄送了第二批、第三批和第四批物资。

 

(图三 参加晚会的人们积极响应募捐,并在签名海报上签名。)



(图四 清点募捐所得善款,购买更多物资。)

 

我们寄送的物资陆陆续续到了地大,地大校医院的工作人员也十分敬业,每次收到物资都会登记好反馈给我们。

 

—居家办公,合力抗疫

到了二月底三月初的时候,国内的疫情得到了控制,但是国外的疫情越来越严峻。截止北京时间4月8日15时,全球209个国家和地区累计确诊1424171例,累计死亡81524例。其中,美国累计确诊399929例,死亡12910例。

从三月初开始,随着疫情的发展,美国的学校开始陆续停课,我们学校也不例外。在春假结束的前一天,我收到了校长的邮件,说由于疫情的原因,安全起见,春假暂时延长一周。到三月中旬,校长又发来邮件,通知我们学校正式停课关闭,且所有的教学楼、办公楼等都会陆续关闭。我从办公室收拾了资料,开始在家办公学习。每周一上午会和院长和老师们开视频会议汇报工作。

 

(图五 学校的教学楼、办公楼以及体育馆都陆陆续续关闭。)



(图六 我从办公室把电脑搬到了家里,开始在家办公。)

 

由于疫情严重,两位院长建议我们最大程度减少外出,尤其是超市等人群密集的地区。于是我们开始网购食品。

 

(图七 担心疫情原因后面不能出门,买了比平时多一倍的食物。)



(图八 把冰箱塞满,顿时有了满满的安全感。)



(图九 最后一次去超市购物,卖消毒水和免洗洗手液的柜子已经空了。)

从三月中旬开始,确诊人数越来越多,疫情影响的范围越来越广,甚至在三月底时,我们附近也出现了确诊病例。渐渐地,我和父母师长的对话反了过来。每天一觉醒来,微信上就有很多问候的消息,有父母师长的,有同学朋友的。地大的领导老师们都很关心我们的情况,从三月开始就往我们这里寄送口罩等物资。短短的时间,我们就收到了来自国内的几百个口罩。因为我们出门少,用口罩的次数并不算太多,并且我们发现周边的人们都买不到口罩,于是我们商量决定将多余的口罩捐赠给周边有需要的人们。

诗人约翰·多恩说:“没有谁是一座孤岛,在大海里独踞;每个人都像一块小小的泥土,连接成整个陆地。无论谁死了,都是我的一部分在死去,因为我包含在人类这个概念里。”中国刚恢复一点元气,就尽心尽力援助他国。我们能够做的,也仅仅是跟随祖国的步伐,不论种族,不论肤色,向身边需要帮助的人们尽我们的绵薄之力。

 

(图十 陆陆续续收到地大和国内亲友寄来的口罩。)

三月和四月,我们所居住的孔家变成了一个捐赠口罩的重要桥梁,我们通过邮件告诉学校还在工作的教职工和留学生,还有周边社区的居民们,如果非常需要口罩(由于工作性质,像消防队、社区医院、学校食堂等部门还在工作;有些留学生无法回国,也滞留在学校),可以邮件联系我们,我们会根据情况以及我们手头多余的口罩数量进行捐赠。我们把口罩用信封包起来在信封上写好名字,放在门口的信箱,通过邮件告诉他们取口罩的时间,这样就实现了零接触捐赠口罩。

 

(图十一 给社区的消防队以及一些仍在工作的工作部门准备口罩,并写了加油卡片。)



(图十二 社区的工作人员来取口罩,他们不停地表示感谢。)



(图十三 收到了社区居民写的感谢信。)


(图十四 小镇的披萨店还提供外卖服务,于是我在散步的途中顺便送了一些口罩到披萨店老板家门的信箱。)

 

早在二月份疫情在中国爆发时,国外一些媒体就借此大做文章,煽动种族歧视,甚至一些国际知名的报社媒体,遣词造句都把这次疫情和中国人联系在一起。不久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召开新闻发布会时,还将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于是,恐慌和歧视出现了。我看到社交媒体上很多华人在国外受到歧视和侮辱。同样的,理性与反歧视也在发声。就我自己而言,首先我觉得很幸运,我所在的小镇民风淳朴,居民们都很友好,每次看到我都会亲切地和我打招呼。并且,这次在孔院组织下,我们一直为有需要的人赠送口罩,这让我更加明白我们所做的事情的意义,正如钟南山院士所说:“我现在担心,如果一些国家控制不了疫情,会给全世界带来灾难,没有那个国家能够置身事外。在这场灾难面前,只有团结、合作、互助,才是唯一的出路,否则谁也没办法笑到最后。”疫情之下无国界,我们要做的是共同努力,抗击疫情。我希望灾情过后,世界看到的是善良的中国人,勇敢的中国人和担当的中国人。

此外,美国疫情确实严峻,且我所在的纽约州更是疫情的中心,国内亲人们都十分担心,加上网络上有一些信息,他们总觉得美国似乎已经在崩溃的边缘摇摇欲坠。其实就我自己的生活而言,我居住在远离市中心的地方,人口密度小,又是因为在学校里,所以情况倒也不算太糟糕。更重要的是,有祖国作为坚强的后盾,有学校源源不断给我们寄送物资,有大使馆发来问候,告诉我们联系途径,这让我们更加有信心。

4月8日,武汉正式解封,离汉通道开启,这座英雄城市,在经历了史无前例的七十七天后,终于开始慢慢恢复。

我看到朋友圈里,我的老师和同学们纷纷转发了新闻,表达他们的激动与自豪。我看到我的一位朋友这样写道:“黎明的那道光,会越过黑暗,哪怕要逆着光,就驱散黑暗。这是生我养我24年的城市,无论走到哪里我都惦记的城市,是千万人一起加过油抗过疫情的城市,在我心里是最棒的城市。”从大学开始,一直到研究生,我在武汉这座城市生活了五年,并且还将继续生活下去,这是我除了家以外生活过时间最长的城市,这是我的第二个家乡。看到朋友圈里庆祝武汉解封,我的心情也无比激动。武汉终于等来了春暖花开,等来了云散月明。我也期待着再次回到他的怀抱。

(董丹霖,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外国语学院翻译硕士在读。目前该生受国家汉办/孔子学院总部资助,在美国纽约州阿尔弗莱德大学孔子学院学习交流。)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外国语学院  电话:027-67883262

Copyright © 2016-2020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外国语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