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学科研 > 正文

岂曰无课 与子同堂

作者:时间:2020-03-18点击数:

                        岂曰无课 与子同堂

                            ——一名普通教师的网课经历

   (通讯员:陈晓斌)隔离在外地、朋友圈充斥着武汉各种的危急与绝望、父亲随后出现的疑似症状、派出所的深夜电话、居委会的一日两测、频繁的各级报备统计......所有的一切让2020年的寒假过得那么胆战心惊、手足无措。

二月的第一天,我被拉进了“跨文化”课程群,被告知“疫情当前,我们要准备上网课了!”

新课程,无课本,无资料,对直播完全不了解,开始“上网课”?!真是“想”而生畏啊!在课程群里,我的留言经常是“不知道啊!”“怎么办啊?”

就在这时,教研室主任薛菊华老师的一句话瞬间让我充满了力量:“一切困难都是临时的,我们一起来面对!”

接下来的一周令人感动:没有课本,同事们费尽心力地找到了教材的PDF电子版。没有资料,大家四处寻找,谋到了宝贵的慕课视频、可供参考的教案文本和教学课件。大家齐心协力、互通有无,最大化地进行着资源共享。深夜零点,群里在上传着资料;第二天清晨,群里还在上传资料。为了丰富课堂教学的内容,大家分工合作把中国大学慕课网上所有相关慕课的文字介绍、宣传视频、教师背景、学生评价看了一个遍,共同确定了一门供学生参考学习的慕课。

                                    Screenshot_2020_0318_114418

                                    深夜清晨传文件

备课没问题了,可网课该怎么上呢?

我开始积极响应教务处和学院号召,下载教学软件,参加网上教师培训,认真学习直播、同步课堂、速课等网络教学方法。鉴于我隔离在外地,而亲戚家里人多嘈杂、网络不稳定,我决定采取风险最低的速课来进行网上教学。可是,第一次的速课录制就给了我沉重的打击。好不容易没人打扰,网络也算畅通,我声情并茂地把一个章节的内容录制进去,却被提示“速课制作失败”,还得从头再录。一个章节录了四五遍,制作能否成功“全凭运气”!多次尝试、多次挫败的我绝望地拨打了平台的客服电话,客服人员同情地回复我:“全国老师都在用,我们暂时还无法解决这个问题。不行的话,您可以尝试使用电脑自带的‘屏幕录制’功能来录课。”

一语惊醒梦中人!早已对章节内容滚瓜烂熟的我立刻开始重新录课。录制、完毕、生成,教学视频一气呵成!出来的视觉、听觉效果非常好!想到儿子第一次上网课时,全区组织的网上课程因为网络问题陷入一片混乱,我更加坚定了通过录课开展网络教学的决心。参考同事们分享的众多课程资料,融入中国大学慕课网上的相关慕课内容,我尽可能认真、细致、生动地备好每一次课,录制出来的教学视频也越来越好。

但真正的上课效果会怎样呢?上课前的那天晚上,学生们热心地在班级QQ群里分享了其他老师上课的各种好方法、好形式,有的学生还专门私信我,告诉我怎么使用一些教学软件。感动之余,我对自己的授课方式又产生了动摇,不知道学生会否喜欢。第二天,我心怀忐忑地上完了第一次网课,再问学生,四个班级无一例外地回复:“陈老师,就这样上!”

学生们的认可给了我极大的鼓励,在接下来的教学中,我也在不断地改善自己的课堂:为了弥补录课缺乏课堂互动的缺陷,我把每个章节的PPT内容分录成多个视频,每个视频不超过30分钟。对于需要学生进行课堂讨论的话题,我采取将话题以问题群的形式在前一个视频末尾呈现,对参考答案在后续视频的开头进行解说的办法,并通过QQ群分享图片、组织讨论,还通过提前录制视频,就具有共性的作业问题进行集中讲解。课堂氛围就这样活了起来!为了记录学生的出勤状况,又方便我进行逐次统计,我尝试利用QQ群的“投票”功能进行点名,发现这是一个不必借助其它软件而且快捷有效的点名方式。通过不断改进,我的网络教学也逐渐走上了正轨,受到了学生们和学院听课领导的好评。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岂曰无课?与子同堂!

一晃,还有三周,我的网课就要结束了。回望整个历程,有迷茫,有抱怨,有怀疑,有困难,但更多的是收获,是对特殊时期学生们积极配合、同事们抱团取暖、学校和学院的大力扶持和指导、全国上下停课不停学的坚定信念的感动!  

是的,一切困难都是临时的,我们一起来面对!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外国语学院  电话:027-67883262

Copyright © 2016-2020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外国语学院 版权所有